院系设置MORE>>
联系我们MORE>>
  • 客服热线:010-57384950
  • 邮箱:1043151593@qq.com
  • QQ: 1043151593
网站首页>>热点推荐
【评论】阅读应服从内心的需要
2018-07-24 作者: 阅读:1079 分享:

似乎还没有从忙碌的工作状态中回过神儿来,暑假便倏忽而至。溽热而漫长的夏夜,正是读书的好时节。这时候,不由得想起清代张潮《幽梦影》里的一段话:“读经宜冬,其神专也;读史宜夏,其时久也;读诸子宜秋,其致别也;读诸集宜春,其机畅也。”读书的内容我们或许不必照搬,但古人顺应天时、把握机缘、潜心读书的思想,却很值得借鉴。

 

我之读书,先前很少计划,而这个暑假,读书计划却是分外明晰,其原因在于遇到了袁行霈先生的《学问的气象》(新世界出版社)一书。

 

《学问的气象》出版于2009年1月,收录袁先生30年间撰写的短文约110篇,粗粗翻阅,可谓琳琅满目,篇篇心仪。9年前出版的书,应该算是一本“旧书”,然而书虽旧,观念却丝毫不落伍,特别是在论学部分,先生以气象论学问,倡横通与纵通,谈体志与气韵,确是高屋建瓴,读来似醍醐灌顶,令孤陋寡闻的我如获新生。懵懵懂懂、跌跌撞撞地读了许多年书,直到遇见这本《学问的气象》,才总算是摸着了一点读书治学的门道,心里顿时敞亮起来。

 

袁先生的治学之法和为师之道,对于我们教师来说,确实具有启示性的意义。教师每天埋头繁重而琐碎的工作,疲惫甚至是麻木地行走在路上,久而久之难免会失去方向,读这样的书,可以帮助我们检视内心,与自己的灵魂深度对话,从而走出做教书匠的窠臼,重新树立为人之师的“气象”和“格局”。身为教师,有点“学问”意识,才能在三尺讲台上为学生营造一方可以仰望的星空。

 

这个假期,我打算系统地读几本袁先生的学术专著:《中国文学概论》《中国诗歌艺术研究》《陶渊明研究》,还想重温一遍袁先生主编的《中国文学史》,读一读为纪念先生八秩华诞而出版的《从游集》和《双清集》,从先生友朋及后辈的角度去了解一下袁先生的治学和为人。不惑之年,重新迷上“教科书”,只为正本清源,贯通古今,对于我这个只念过中师,却又对学问充满向往的人来说,就好像是以另一种方式走进了大学讲堂,补上了缺失太多的专业课,想来真是好生畅快!

 

如果说读学术专著、专业理论书籍可以提升自身修养,那么读教师专业成长书籍则可以提高我们的业务水平。

 

以往很少关注教师专业成长类的书籍,后来,得益于《中国教育报》的推介,我对此类书籍有了新的认识,也开始逐步涉猎。读王木春老师的《过去的课堂》《先生当年》,会心一笑,受益匪浅;读吴非老师的《致青年教师》《不跪着教书》,触动心弦,感慨万千;而读余党绪老师的《祛魅与祛蔽》,不仅深受启发,获益良多,还让我由此发现了连中国老师的两本《语文课》,《语文课》提到的“让孩子走向成熟并再次天真”以及《语文课Ⅱ》提到的“师生共同步入葱茏草色与万丈原野”,都是深得我心的语文教育论断。好的教师专业成长书籍,不教条,不枯燥,它可以使我们的教育教学由技术上升为艺术,让我们的课堂更具活力和魅力,阅读它们,就是和教师行业里的志同道合者实现灵魂的对话,增加我们前行的勇气和力量。

 

放眼当下语文教育,学生课外阅读是备受关注的焦点之一。家长经常会向我们请教:该让孩子读些什么书?面对这样的问题,作为语文教师,如果我们不能站在一定的高度,给学生的读书提出一些科学合理的建议,那毕竟是说不过去的。

 

以往,我个人的阅读取向很少涉及童书,但是由于工作的需要,加上年龄的增长和身份的转换,却不得不越来越多地关注童书。我渐渐发现,“童书”的学问,也实在是大得很。现如今,童书的出版异常繁荣,但数量与质量却难成正比。我向来不赞成让孩子们读“青少版”“精缩版”“名家名著无障碍阅读”类的读物,而是更倾向于让他们读一些原汁原味的、文学色彩比较浓厚的,甚至有点难度的经典作品。原版的中外名家名著和中国古典诗词自然是首选,而当代文学中的一些优秀作品,也同样不容忽视。

 

“我们小时候系列”(共9册),是当代作家王安忆、苏童、毕飞宇、迟子建、周国平、张炜等写自己童年经历的书,装帧设计小巧别致,文字水准也属上乘,书中还配有少量精美的插画,阅读和收藏价值兼备。先前由明天出版社出版,2017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又出了略有调整的新版,增加了宗璞的《烟斗上小人儿的话》。这套书尤其适合师生共读、亲子共读,对我们而言,是重温和怀旧,对孩子们而言,却是了解过去,亲近文学。此间,还要读一本年初买到的刘绪源先生的《儿童文学的三大母题》,童书加儿童文学理论,互为参照,想必会使认识更加深入。这可以说是为职责而读书。

 

最后说说为志趣而读书。为个人的志趣读书,看起来不是很重要,但往往让我们于不经意中发现真知,于随便翻翻中撞见学问,它能让我们的阅读始终富含动力,葆有活力,独具魅力。

 

为志趣而读的书,可以杂一点。我个人比较钟情书画和文化艺术评论的书,当然,也不拒绝图文并茂的美食专论和质量上乘的连环画等。范用的《叶雨书衣》《存牍辑览》,陈子善的《签名本丛考》,韦力的《书楼寻踪》,都是买到以后就束之高阁的“闲书”,平时无暇顾及,这个假期终于可以一饱眼福了。

 

阅读,不论是为使命,还是为责任、为志趣,最终都要服从内心的需要,这样读书才不会背负功利,陷于被动。

 

2018-07-23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上一篇:广州商学院开展迎评工作领导小组会议
上一篇:教育部召开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座谈会